•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投资理财
  • “孤独死”概念提出近50年 日本首位“孤独大臣

    发布时间: 2021-03-01 06:34首页:主页 > 国际新闻 > 阅读()

      由于日本独居者的增加,和少子化并存的“孤独死”问题日益严重。

      日前,日本首相菅义伟决定任命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坂本哲志担任第一任“孤独大臣”,以应对自杀率上升的社会问题。有日本媒体分析认为,去年该国自杀率出现11年来的首次上升,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密不可分。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长期侵袭下,民众的心理健康问题,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很多国家与国际组织的担忧与重视。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日本政府开始在这个时候着手应对“孤立·孤独死”这个社会难题?坂本哲志及其身后30多人的团队能否有效应对这个巨大的社会问题?带着这些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教授。

      孤独已是常态 女性自杀率两年来首度上升

      长久以来,孤独一直是困扰日本人的问题,经常和生活在极端社会隔离环境中的“蛰居族”一同被讨论。人们已经开始从多个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日本工程师先前设计过一款机器人,可以在人们感觉孤独时握住人们的手;还有一名男子提供一种“什么都不做”的收费服务,只是静静地陪伴。

      事实上,因疫情冲击日本观光与零售业,许多在第一线打工的女性都是率先被解雇的对象。

      根据日本警察厅的数据,去年10月份日本死于自杀的人比2020年全年死于新冠肺炎的人都要多。当月共有2153人死于自杀,而截至2020年10月底日本共有1765人死于新冠病毒。(去年12月起日本新冠肺炎新病例开始飙升,截至2021年2月22日日本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总数已达到7506人。)研究显示,孤独会增加心脏病、痴呆症和饮食失调等健康问题的风险。

      据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的自杀人数高达20919人,出现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上升。日本政府将这样的结果归因于疫情导致的社交失效以及失业等经济压力。

      此外,与过去的自杀规律明显不同的是,日本女性自杀率在去年大幅提升。

      通常,日本男性的自杀率是女性的2.3倍,而在第二波疫情中,女性自杀率的增长幅度(37%)大约是男性自杀率增长幅度(7%)的5倍。

      “孤独死”概念由日媒创造

      疫情把“长期掩盖的盖子掀开了”

      日本并不是全世界首个设立孤独担当相职位的国家。早在2018年,时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就任命了世界上第一位“孤独大臣”,希望解决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孤独问题。

      张勇指出,实际上,日本才是应该最早成立这一职位的国家,因为日本的孤立·孤独死问题非常严重。欧美国家原本没有“孤独死”这一概念,在报道日本孤独死这一社会问题时都是用罗马字母“KODOKUSHI”(“孤独死”一词的日语读音)来表示。

      “孤独死”一词最早是于上世纪70年代由日本媒体创造出来的,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之后开始被广泛使用。进入21世纪之后,这个词才真正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据日本NHK2000年的一项统计显示,每年大约有32000名日本人孤独地死去,无人问津。日本媒体时常会有一些关于孤独死极端案例的报道,每次这种报道都会引发全社会的极大关注和反思。

      张勇表示:“日本政府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设立孤独担当相这一职位,主要的一个原因跟新冠疫情有关。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和蔓延,孤独和孤立死的问题一下子被突出出来了。在此之前,这个问题一直都是被掩盖起来的。病毒让这个群体的人的死亡凸显出来。”

      张勇分析认为,此前问题之所以被掩盖,一方面是跟日本成熟的社会福利体系有关,同时和日本国民性格有关。日本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和打扰别人的社会。个人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当个人不愿意向国家和社会开口的时候,政府和社会应该怎么做?

      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困难

      可能会导致自杀率上升

      张勇表示,日本政府成立独立担当相并设立专门的担当室,这从侧面反映了这次疫情给日本经济造成的冲击很严重。在疫情发生之前,日本经济在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的这8年多时间里,总体比较稳定。最近的一个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日本GDP为529.2万亿日元规模,同比下降了4.8%。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日本经济不会很乐观。

      张勇指出,自杀和孤独死是两个概念。那些不自杀的人,生存状况未必就很好。孤独的、被社会孤立和遗忘的这些人,在疫情期间的生存环境比原来更加恶化了。设立担当大臣和专门的机构表明,日本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些显性问题和一些隐性问题。

      根据法新社报道显示,据统计,在日本约40%就业人口属于低工资、能够随便解除劳动合约的非正式员工。年收入低于200万日元的人有1000多万,平均每6个人里就有1个属于“相对贫困”。有日本经济学者表示,在过去6个月,日本一共有50万人失业。这对于日本社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另外,日本的一些专家也曾警告说:“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困难,可能会导致自杀率上升。”日本NLI基础研究所斋藤太郎表示:“日本的失业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年度自杀人数就会大约增加3000人。”

      张勇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冲击不仅仅是当下,而且将是持续性的。它会让现在本身就过得很艰难的人群遭受长期痛苦,所以当务之急是成立专门的机构来应对将来潜在的大规模危机。”

      孤独大臣不再“孤独”?

      是否增加权限和权力值得关注

      从日本媒体的报道来看,坂本哲志这个“孤独担当相”有点匆忙上阵的感觉。因为长期以来,日本政坛有一种省厅本位主义,每个省厅都要考虑自己的文化和利益。

      据张勇介绍,根据坂本哲志担当大臣的日志显示,2月12日菅义伟把他叫到首相官邸,跟他讨论了这一人事任命问题。菅义伟当时对他说:“女性自杀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需要采取相应的对策来处理。希望你来担任这个工作。”

      张勇表示:“我对这个任命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乐观是因为日本终于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一是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另外一点是政府成立了专门的机构,还设立了专门的30多人的团队。这说明日本政府的确想解决问题。

      谨慎是因为涉及到各个省厅。张勇分析说:“在此之前,厚生劳动省负责自杀和老年人问题,首相官邸负责贫困对策,文部科学省管学生的问题。受日本政坛省厅本位思想的影响,相关省厅都要去坚持自己的主张和自己的存在感。这就涉及到谁来协调的问题。”

      张勇还表示:“原来一直缺少一个统一的、能够沟通协调的部门,它的职权职责要在一般省厅之上的部门。但现在看来这个担当大臣只是一个没有支撑的省厅,目前的30多个人只有6个是正式员工,其他都是兼职。30多个人的团队如何运作,下一步要看日本政府能否在全社会重视的基础上,增加扩大他们的权力和权限,不然就只是一个摆设,发挥不了更大的作用。”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投资理财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491822008 官方微信:sorry35 服务热线:sorry3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2020022283号

    Copyright © 2002-2019 爱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