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股票金融
  • 从市场火爆到归于“冷淡” 社区团购进入“淘汰

    发布时间: 2021-05-27 15:44首页:主页 > 国内动态 > 阅读()

    去年吹起新风口的社区团购,最近一段时间很冷淡。自2020年,疫情之下,社区团购得到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社区团购模式,也开始采用线上买菜的方式,加入到社区团购中。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社区团购也从火爆异常到归于平淡。上游新闻调查发现,现在不少活跃的团长正在退出这项业务,很多曾经的用户也慢慢退出了群聊。团长退出、订单下滑、补贴减少……仿佛成为了当下社区团购现状。

    用户流失、订单下降的社区团购

    如果说去年互联网圈哪一个赛道最为拥挤,无疑就是社区团购。火爆到甚至监管部门出手。时隔一年后,如今的社区团购情况如何?

    王静(化名)家住渝中区石油路街道,在去年8月份加入社区团购,她在美团优选、十荟团等好几个社区团购平台做过,经过几个月努力,她成为一个拥有近500多客户的团长,这也是她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在各家巨头砸补贴最猛的时候,王静一个月轻松可以赚到上万元。不过在今年春节过后,王静发现她的收入持续下降,4月收入只有3000多元了。王静表示,收入下滑主要原因是平台下调团长佣金比例,将原有的10%,下降为一半甚至更多。在另一位团购团长李晓(化名)看来,除了佣金比例下调外,用户购买欲望降低,也是收入下滑的重要原因。李晓告诉记者,去年生意好的时候“供不应求”,一天群里能有几十单甚至上百单,但是现在变得冷清很多,群里订单量维持在每日10单左右,客户也几乎都是老面孔,不少人还退群了。

    不打“价格战”团购迅速降温

    “现在平台优惠一减少,订单就会跟着减少,用户粘性并不高。”李晓坦言。实际上,火爆一时的社区团购完全是一场金钱游戏。

    日前,永辉超市披露了新一季的财报。今年第一季度,永辉超市扣非净利润为1.73亿元,下降85.69%。财报一出,股价应声大跌,永辉称主要是在2020年下半年全行业受线上业务特别是社区团购等新兴业务的冲击,收入和毛利率下滑明显。

    记者调查发现,主流的一些社区团购平台3月来的补贴力度在下降,这也导致销售出现回落。有分析人士指出,做社区团购市场非常烧钱,补贴下降是因为亏得比较大,2020年第四季度,主流的社区团购平台单季度亏了大概有30亿左右。

    重庆一从事社区团购业务运营的负责人表示,目前不少社区团购平台都发现在团长运营端的支出过大。很多团长都在薅羊毛、套补贴。尤其在村镇市场,通过做社区团购,过去一些团长一天就能赚上千元,这就导致一些社区团购平台在调整团长政策。

    为了“止损”,去年主流玩家开始降低了促销、补贴力度,同时纷纷下调佣金比例,也说明了平台们不再做团长争夺战,而是想通过提高用户复购率,稳住自己在市场中的地位。

    社区团购进入淘汰赛阶段

    如今,经过一年的拼杀,社区团购市场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资本层面,尤其在拼多多、美团、永辉超市等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出来后,它们所产生的大量亏损可能会吓住许多资本。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社区团购从刚开始的野蛮生长,到如今已回归理性。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认为,互联网买菜不是流量生意,而是复购率的生意。知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对于如何提高用户的复购率,平台们也会在产品种类、物流配送、售后服务等多方面,提高用户对平台的依赖感,从而完成复购。记者发现,蒙圈社区团购市场当下也有些分化。去年主流玩家的补贴力度在下降,但新发力者京东、阿里近期倒是冲的力度更大了。上周,京东开出首家社区型便利店——京喜便利店。京喜便利店将作为京东于下沉市场的新型智能前置仓项目,融合多场景、支撑多业务环节,包括社区团购业务、到家业务、健康等社区服务性业务。可以看出,尽管遭遇各种监管,但各大巨头在社区团购领域,可以说是全力加持,从资本到运营,互联网巨头们倾尽全力投身于此。

    分析人士表示,社区团购之所以会吸引如此多的玩家投身其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当前互联网市场的流量竞争已经从增量竞争时代进入到了存量竞争时代,对于极度依赖流量的平台而言,一场淘汰赛已经开始了。丁道师表示,社区团购如今正在进入新阶段,平台要更加注重“精准服务”,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给人们提供一个“更多元的生活方式”。

    新闻延伸

    淘汰赛阶段的社区团购

    如何找到应有生态位?

    近日,永辉超市公布了第一季度财报,营收利润均下滑严重。此前被视为线下零售业最大“威胁”的社区团购也早已在历经“烧钱大战”后冷静下来,面临着单量下滑、团长出走、用户流失的危机。据报道,一些社区团购平台的区域供应商订单环比降幅达7成。社区团购遇冷,实体零售为何没有回暖,问题究竟出在哪?

    从烧钱圈地到佛系放养

    社区团购“门前冷落车马稀”

    刘得意(化名)是海南三亚社区团购平台的一名团长,2020年,他加入了“橙心优选”和“京东京喜”两个社区团购平台。“新开的平台补贴力度最大。”刘得意说,自己服务两个平台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薅羊毛”,最巅峰时曾在“开团日”一天入账800元。由于有“大额补贴”,社区团购平台往往是“出道即巅峰”,只是供应链总出问题,“有一次拖了半个月才解决。”

    如今,团长刘得意的生意从一开始的“供不应求”变得“门前冷落车马稀”,订单量维持在每日2~3单,客户也几乎都是“在附近开店、有做饭需求”的熟客。“现在不少团长都退出了,我们这片只剩2个,我算业绩不错的。”刘得意表示,自己坚持至今只是为了在偏僻的居住地“保持和人类的接触”,并未将其视为可深耕的事业。

    不打价格战

    社区电商如何挺过淘汰赛?

    “互联网巨头的入场对我们的冲击非常大。”量子美食社区电商创始人郑永旗表示,互联网巨头通过“价格战”“挖团长”等方式大肆圈地,导致自己平台2020年的营业额降低了1/3,本地几十家中小平台纷纷破产。作为“淘汰赛”中的幸存者,郑永旗却并不觉得自己幸运。郑永旗说,市场竞争异常残酷,自己靠着健康的经营理念和在地性的行业经验才坚持下来。

    对于“社区团购遇冷”这一说法,郑永旗并不认同。他认为,零售业的业态正在发生变革,社区团购是一片潜力巨大的市场,它跟商超不是竞争关系,而是优化资源配置后的有益补充:街头店面依靠地理优势服务往来散客,社区团购则基于“团长推荐”线上销售,产品结构和用户群体都是有差异的。

    从市场火爆到归于平稳

    社区团购未来方向是“精准服务”

    《财经故事荟》撰稿人施静曾对社区团购进行过深度报道,她认为,“质量不稳定”是社区团购平台现存最大的问题,团长本身的工作复杂度和承担的风险也进一步制约了平台的发展。施静表示,只有提高商品和服务的质量,才能有“回头客”,从而让平台获得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

    “现在社区团购平台遇冷都是暂时的。”施静指出,社区团购未来会进入一个“更加平等发展”的阶段,团购平台未来也应该更加注重“精准服务”,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

    从“吃干抹净”到“技术赋能”

    社区团购平台应充当“赋能”角色

    社区团购平台往往依托于成熟的大数据技术,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勇坚认为,社区团购平台可通过提供信息服务的方式促进线下零售业的发展。在李勇坚看来,社区团购平台不该凭借技术和体量优势对线下终端“吃干抹净”,而应该充当一个“赋能”的角色。

    李勇坚指出,在社区团购平台遇冷的情况下传统零售业仍步履维艰,反映出线下零售业“渠道过长”和“损耗较高”的问题,在面对社区团购平台的挑战时,线下零售业应发挥贴近消费者的优势,积极拥抱新技术,而不是“和它拼个你死我活”。李勇坚认为,如果线下的“街口夫妻店”不断与时俱进,团购平台积极充当好协同者的角色,线下零售业将会迎来“温暖的春天”。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股票金融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491822008 官方微信:sorry35 服务热线:sorry3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2020022283号

    Copyright © 2002-2019 爱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